TXT小说站 > 都市小说 >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 第二十六章:一人灭一国,一人夺一国
    圣祖郑念,毫无疑问是整个南越国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也就是说整个南越国谁都可以死,唯独他不可以死,他死了,大部分南越国民会失去精神信仰,他们会面面相觑的问:“圣祖去世了,我们怎么办啊?”

    因此,在核弹之后,南越国方面第一时间做出反应,直接组织传奇高手装备上防辐射服,然后深入安息废墟的爆心点,救援圣祖。

    西厂督主汪忠直能力如何暂且不说,对于圣祖郑念的耿耿忠心却是毋庸置疑的,他是首批进入安息废墟的传奇武者之一,同时,也是第一批找到圣祖的人。

    当汪忠直找到石应虎与郑念的时候,入目的,是满地破碎的尸骸,以及周身黑气缠绕的青年男子,此时此刻石应虎已经重伤毁容,因此汪忠直也看不出其身份,但伺候服侍郑念那么多年,汪忠直却可以辨别出天人转生诀的独有内功真气,这令他眸光一亮。

    (太好了,圣祖又完成了新的一轮天人转生。)汪忠直对于郑念有着盲目的崇拜,他根本就不认为郑念会转生失败,尤其石应虎周身那渐渐钻入他七窍中的黑气,这也令汪忠直更容易产生错误的判断。

    “通知国内,老祖宗已经找到了,安然无恙。”

    “啊……这,这!?不等等再说吗?”啪得一声脆响,话音刚落,那名下属就被汪忠直甩手抽了一巴掌。

    “你是在质疑我的判断,还是在质疑老祖宗的能力?”汪忠直目光斜扫,凶狠无比,被他抽耳光的那名太监虽然也是传奇武者,但自幼净身奴性已成,此时此刻唯唯诺诺点头应是,很快便按汪忠直的意思去办了。

    军方、大内,这样高强度管制的地方,只是说会压低成才几率,压低武者上限高度,但却并不是说完全出不了高手,一样的米养百样的人,一千个人的一千处问题,都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种事很难概括而论。

    很快,周身黑气盘绕的石应虎就被抬起带走了,汪忠直一路小心伺候着,真的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主人。

    而在这个时候,心象世界当中,石应虎正在与郑念疯狂互撕,郑念之强在于执念沉重,其意志力堪称是强悍无匹,而石应虎的优势在于主场优势,并且他也不是一两次进行心象幻境的厮杀,经验并不逊色于郑念太多,尤其修成唯我意境后,其心灵力量可谓是更进一步的增强了。

    “石应虎,你不是我的对手的,何必这样苦苦挣扎,乖乖与咱家融为一体,我保证一点都不痛。”

    “你又未死过,你又怎么会知道一点都不痛?”此时此刻,双方穿梭于一片石林当中,郑念追杀迫击,但他的精神修为强度明显已经被压到与石应虎相近相同的程度,这对于一位四阶天人来说,不可谓是伤势不沉重。

    此时此刻,郑念周身有黑色针芒气劲不断穿透攻出,撕裂石林打穿一切,甚至被打穿的石林柱上,会出现一个前小后大的空洞,前面入针之入只有针眼大小,而打入之后真气爆裂,会硬生生得炸散撕裂开一个洗碗大的空洞。

    “嗯!?八卦阵势!这种雕虫小技也敢在老祖的面前卖弄?”追杀片刻,发现眼前整片石林都随着石应虎的奔逃而缓缓旋转,形成一种欺骗感知的阵势,正是在这八卦阵的影响下,自己方才会屡扑不中。

    察觉八卦阵的运作,郑念顿时就不再直追猛赶,他脚步步法交错,顺着八卦阵法的运行脉络行走,五百年的漫长寿命,令郑念几乎学究天人,政治、军事、科技、武道、经济,他几乎皆有涉猎皆有学习。

    郑念本身若不是好学之人,事实上他也没有本事创造出天人转生诀这门奇功,天资加上努力再辅以时间,郑念的智能积累与可怕,可想而知。在郑念而言,唯一的问题就是想不想去做而已,若是想去做,有动力去做,郑念在这世界上的任何一门行业当中,都可以做到顶尖。

    顺着八卦步法切入斜进,郑念果然很快便卡在了石应虎退逃方向的前面,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手狙杀,而是笑吟吟的注视着对手,这里是心象精神世界,单纯的杀戮虽然可有有效击溃削弱对手的精神力,但对于心灵的打压却更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只要压得石应虎心服口服,自愧不如,自己只要将之击溃一次,就可以将其精神力完全击溃。

    石应虎陡然见到郑念堵在自己前面,也是神色一变,骤然一惊,不过他见郑念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出手,顿时扑身而逃,继续混入石林八卦阵当中,妄想用地利阵势彻底困杀郑念。

    “没有用的,你的所知,所学,尽是我的所知,所学,你对于八卦的领悟的确很不错,可惜远远未到大师境界,否则的话,我没有这么容易看穿堪破啊。”郑念自觉自己已然完全掌握住局势了,轻笑而语,侃侃而谈,而事实似乎也的确如他自己所说的一样,石应虎跑了许久,而郑念仅仅只要轻轻跨出几步,四周的石林似乎缓缓挪移,再下一刻时,郑念就会出现在石应虎面前,周身黑色针芒汇聚,并且越聚越多。

    “啊!”

    再一次被郑念堵到,石应虎低吼一声,长刀一扬似乎想要搏命,然而他目光一扫郑念周身汇聚的黑色针芒,似乎刹那便判断出此刻的自己拼不过对方,最后只能一咬牙翻身而逃,冲入石林。

    只是在这场追杀战中,主场地利优势似乎已然颠覆,无论石应虎逃得多卖力,布置阵法多么的穷尽心血,对于八卦易学领悟远远在石应虎之上的郑念,都可以在几步间穿过阵法,强行拉近两者间的距离。

    同时郑念周身汇聚的黑色针芒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不可正面抵挡,最终,估算自己积蓄的力量已然绝对足够了,郑念终于放下那“猫抓老鼠”一般的戏谑姿态,当他再一次堵到石应虎的时候,手掌向前轻伸:天人转生诀?常世之剑。

    其周身盘旋的黑色针芒,在这一刹那间汇聚成一柄纯黑色,黑水晶般的长剑,瞄准石应虎惊慌失措,向远方一扑而落的背影射杀而去,这柄由阴极真气铸成的剑,似乎刹那撕裂了时与空的距离,直接自后穿透了石应虎的身躯,一击格杀。

    “哼哼……接下来就是”

    “吃掉你了!”

    在郑念的话语还没有说完的那一刻,一柄长刀自后透入,洞穿了魔祖郑念的背心要害。

    郑念本来就已经虚弱至极,全力一击之后,又心神放松,然而也就是在他精神与功力双重衰弱的那一瞬间,石应虎真正的杀招出手,他不知何时出现在郑念身后,一刀自后心处刺透了他的身躯。

    “……呃……这……这怎么回事?怎么可能?八卦……八卦当中绝对没有这重变化。”缓缓转过身,七窍当中都往外溢出鲜血,郑念完全无法相信的转身注视着石应虎,这样问道。

    “我知道,这世上的大部分武学知识,恐怕都瞒不过魔祖,因此想要凭借机巧变化以弱胜强,几乎是不可能的,想要击败您,正常来说只能以硬破硬,以强破强。”

    “但是……我偏偏就懂得一些不属于这个位面世界的武学知识,这根本就不是八卦阵,而是阴阳八卦阵,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不在中间……不死印法本身就是最高明的幻术,魔祖,你上当了。”

    “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石应虎的低语,郑念顿时被周身滚滚的黑炎包裹焚烧,在那熊熊燃烧的烈火当中,浮现出一个又一个人影,这些人是郑念,也不是郑念,是灵魂也不是灵魂。

    他们,是这五百年来,被郑念的心魔执念所吞噬镇压的亡魂。

    刚刚的阴阳八卦阵布置,虽然精巧,但也耗尽了石应虎的所有精神力,郑念的状态不好,石应虎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再加上自毁前,郑念的精神力焚烧到极致,场景切换。

    由一片空旷开阔的石林,变幻为紫禁城皇宫。

    辉煌的禁宫殿堂,奢侈而华贵,隐隐间几乎扩散着金色的宝光,然而其内里,实质上却已然是一片的腐朽与破败,满目不堪的狼藉。

    “我啊,之前觉得你霸气外露,虽有些才能,但终究不是圣皇之资,心里是瞧不上你的……”在这一刻,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侧坐在宫室内残垣断壁之上,这样低声语道,对眼前的年轻人这样说。

    虽然,已经是气息竭尽的最后,然而郑念的姿态却远远不像石应虎以为的那样,歇斯底里,这位魔祖大人,在自身生命意志的最后一刻,反而隐隐透出一种恍若佛徒开悟一般的光辉。

    “能够被魔祖你看上的,怕是千古帝皇之姿,那样的人已经不仅仅是自己如何了,需要天下大势走向的加持,运来天地同借力,势去英雄不自由。石某不过一介武夫,与那样的的千古帝皇相比,的确是比不过。”此时此刻,石应虎周身也尽皆是斑驳破损,不过在这心象世界当中,只要本我依然坚定,即便受损也可以迅速的恢复,可以说,石应虎的唯我意志非常适合在心象世界中战斗。

    当然,眼前这场战斗能胜,更多的是郑念实在是太衰弱了,不仅仅是指他击败巴格杵、硬扛核弹轰击后的衰弱,更多的是那股横跨五百年时空的意志之火,燃烧至今日终于已经到濒临油尽灯枯的状态了。这是精神意志的黄昏,很大程度是郑念本身已经撑不住了。

    “……我本以为,自己还有足够的时间慢慢挑选,现在,却是不得不接受矮子里选一个高个的结局了,将南越交到你的手上,虽然不能发展壮大,但应该可以偏安一隅,在这两界融合的大争之世,一位武帝霸皇也许更加适合。”一边言说着,四周的宫殿彻底崩碎,郑念的精神也寸寸崩碎,而那些崩碎的残余,汇合成一大片暗金色的龙卷涌向石应虎,天人转生:胜利者拥有一切,失败者一无所有,虽然名叫“天人”,但实际上却还是彻头彻尾的魔道大法。

    随着石应虎接受这股暗金色的龙卷,接受郑念五百年来的精神记忆碎片,现实世界,石应虎置身于软塌之上,周身黑气逐渐弥散,紧接着,他眼皮动一下,慢慢睁开双眼。

    “圣祖醒来了!”

    “圣祖终于醒来了!”

    “快,快去通知汪大人,通知……”

    在四周美貌侍女的托扶之下,石应虎坐起身体,靠在柔软的棉枕上,此时此刻,他依然觉得头痛欲裂,两侧太阳穴在不断的跳动,但另一个方面,石应虎却又非常清醒:郑念,这一次是真的死掉了,并且死彻底了。

    “属下西厂督主汪忠直,见过圣祖,圣祖千岁千千岁!”不仅仅是汪忠直而已,随着石应虎清醒过来,本来已经陷入极度动乱状态的南越国,刹那稳定下来,这便是声望,百年以来,郑念在这个国家积累下来的声望已然刷到爆表了,只要他一日不死,哪怕失去全部的武功,至少在十几二十年的时间内,也依然是整个南越国至高无上的太上皇。

    “其它人,都滚下去吧,汪忠直留下。”将近一个时辰,石应虎就靠在床上整理着那些散碎的记忆碎片,像“中国不能没有皇帝”这一类执念全部都绞碎掉,郑念的各方面知识则保留下来。

    但这保留下来,并不是说直接就由石应虎继承获得了,他想要这些知识的话,一样要重新学习领悟,唯一好处在于,拥有这些记忆残片,在学习效率上可以事半功倍而已。

    “血月世界的兽神教会,现在怎么样了?”在将其它人都挥退之后,石应虎这样问道,并不担心极为熟悉郑念的汪忠直会看出什么破绽,事实上每一次施展天人转生诀,只要成功,那便是一次融合,同石应虎这样的绞碎消化还不同,每一次转生之后,性情会出现微调变化,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禀圣祖,兽神教会在新宋城一役后大败而退,只是……只是兽神教会的邪神巴格杵似乎并没有死掉,血月世界的祭司,他们依然拥有施展神术的能力。”

    “巴格杵……它在那种情况下都没死掉吗?”随着石应虎闭目回忆,郑念的记忆残片浮上心头,记忆碎片这种东西只能这样使用,你回想,它才有可能会浮现出来,你若是一直用不到的话,最后再怎么深刻的记忆也会渐渐淡化,及至完全的消失。

    在郑念的记忆碎片当中,巴格杵身中自己全力出手的杀招,本来就已经陷入绝对劣势了,继续打下去,自身有足够的信心将之格杀当场,然而在这个时候,心中警兆突生……也是郑念将自己绝大部分精神注意力都集中在巴格杵的身上了,因此战略轰炸机飞到头顶抛投炸弹才察觉过来,对面的巴格杵也是类似情况。

    然而,在核弹临头的那一瞬间,同样是感受到巨大威胁的双方,却做出截然不同的筢,郑念第一时间想抽身而退,然而巴格杵却在这一刻反扑上来,死死纠缠住对手。

    对于双方来说,这截然相反的选择,对于彼此来说却是再正确不过的了,郑念之强在于境界在于自身心灵,在于自身对于武功的越强把握能力,也就是说强在心与术上。

    而巴格杵的强大在于五阶神力带来的攻防强大,在于“气”上,此役过后,日后越是争斗,自己将越不是对方的对手,若是没有人类的爆弹也就罢了,此时此刻有爆弹这一变数……那么就将对手缠住,让他同自己一同承受。

    因为巴格杵的死死纠缠,原本完全有能力脱离核弹轰炸范围的郑念,被其纠缠着一同承受核弹轰炸,在那恐怖的大爆炸当中,巴格杵承受的伤害恐怕是郑念的数倍以上,因此就连郑念也认为巴格杵已经死掉了,毕竟在承受核弹轰炸之前,这个家伙还吃下了自己一记大招。

    现在看来,异域蛮神,果然有其强横可怕之处。

    …………

    在问明白这段时间发生的许多事情后,石应虎挥挥手,让汪忠直退了下去,然后他有些头昏目眩的仰头砸入柔软若云的床铺当中,昏沉沉得睡去了。

    那一晚,石应虎做了一个梦:

    梦境当中,幽暗的角落里,自己鬼鬼祟祟得拿出手机,低声急语道:“哈???首长!!师傅!!!宗主!!!快让我回去吧,我头上的老大都快死光了,再不让我回去,做卧底都做成老大了。”

    “大哥?大哥!原来你在这啊。”

    “老大刚刚被砍死了,大家一致觉得你适合做新的带头大哥,快来吧,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我不是,我没有,等等……我是卧底啊!”被一群小弟架走的光头虎绝望地嚎叫,然而四周根本就没有人在意他在说什么。

    “啊!!”

    蓦然翻身而起,石应虎满脸都是汗,此时此刻正有身着单薄白纱的美貌侍女帮他擦拭,石应虎突然的翻身而起,把小姑娘吓到了。

    “奴婢,奴婢该死,惊扰了圣祖大人,奴婢该死。”

    “……不是你的问题,下去吧。”以衣袖擦了擦脸颊上的残汗,石应虎缓缓站起身来,他来到宫殿当中,一面镜子的前方。

    “……又秃了。”注视着镜子,摸了摸头颅,石应虎感慨言道。因为被近距离超强核辐射,石应虎周身的毛孔几乎都被烧坏了,此时此刻整个一极病态的白人,假发什么的,当然是烧散得一点不剩。

    不仅仅如此而已,同时自身体内还有大量的核辐射残留着,若是普通人的话,此时此刻尸体都已经化为绿液了,然而对于石应虎来说,却并非不可承受。

    正所谓不谈剂量谈药理,就是在耍流氓,对于石应虎来说,目前自身体内剂量的核辐射,远远未达到足以致命的地步,当然,长久留在体内也并不是什么好事也就是了。

    “按照郑念的思路,此时我应该修炼美利坚绝学,轴晶战体,在南越武库当中,有这门功法的完整记录,可以短时间内化害为利,并且此后核武力量再不是自身的威胁。”

    “但是,核辐射算不是算是毒的一种呢?如果算,我是否可以通过药毒炼体术炼化这核毒之力?”接下来的几天,石应虎将身边跟随伺候的侍女全部都赶出去,虽然她们都身具武功,不至于承受一点核辐射就很快死掉,但石应虎修童子功出身的,本身就不太适应这些千娇百媚小姑娘们的伺候服侍,他又不是像郑念那样的变态,明明没有作案工具,却偏偏喜欢拘束一大群年轻美貌的女孩在自己身边。

    石应虎有非常雄伟的作案工具,一大群美貌小姑娘天天在身边这么磨蹭撩拨着,实在是受不了。

    既然继承了郑念在南越的权势地位,石应虎一方面通过柳姨的渠道通知国内,告知情况,另一方面开始大肆使用南越资源供自身修炼恢复,他选择的治疗方案是轴晶战体与药毒炼体术双修并行,以最快的速度消融化解掉体内的核辐射残余。

    因为,若是有机会的话,石应虎希望能把巴格杵顺势干掉,彻底在南越一国站稳脚根。

    而石应虎闭关修炼的做法,在其它南越高层看来也是很正常的,圣祖郑念每一次转生都会这样做,因为新转生的肉身强度远远不够,根本不足以负荷郑念的精神,更遑论完全负荷其武功,发挥出战力了。

    金碧辉煌的禁宫之内,一口巨大的朱红色药桶,其中热汤焚沸,药毒滚滚。

    被核弹轰过一次,这一次变得哪白条鸡似的石应虎缓缓走入药桶当中,同时暗运功法,因为体内庞大的核辐射,石应虎修炼轴晶战体事半功倍,在药桶当中,他整个人渐渐变成似水晶一般的构成,整个人虽有形体,但却几乎透明了,变得可以从正面看到背面的景物。

    “当年,想修炼一本高级点的拳术都不可得,而今时今日,坐拥南越武库,便是将一身武功全部替换成绝学也轻而易举,不过我道路已定,太极阴阳,生死之道方才是我一生的沉浸,只是……不知道张三丰最后的内功绝学,到底是什么。”

    在思索当中,石应虎再一次沉浸入心象世界,只是这一次并非是他有意的,而是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将其吸扯吞入其中。

    “一人灭一国,一人夺一国。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出色一些,即便是我,当年也未曾做到执掌一国。”心象幻化,在一宽敞华丽的大厅内,一名中年文士负手而语,他转过身,注视着石应虎的眸光中,闪烁着莫名的意味。

    神武系统提示:

    “恭喜宿主,完成‘不死印法’绝学任务,一人灭一国,获得不死秘卷全本。”

    不死印法的创造者,固然是惊才绝艳,惊天动地的大人物,然而在神武系统的规则下,无论他是怎么想的,任务完成之后,奖励自动发放,石应虎完全不需要通过眼前的中年文士,怀中就自然而然的多出一本秘卷。

    “多谢前辈。”双手合实,深施一礼,就在石应虎的身躯在心象世界渐渐淡化的时候,他眼前的中年文士突然开口道:“且慢,我还有不死印法的大成之作,不死七幻,难道你不想一窥其奥妙?”

    “不死七幻?”因为眼前中年文士的话语,石应虎渐渐虚化的身形再一次凝实,如此奇功妙法,恐怕是穷尽南越乃至炎黄都未有几本的,若是有机会的话,石应虎当然想一窥奥妙,不死魔功,实在太配太极神功的运功发力方式了。

    “现在,你已经掌握了一个规模不小,颇具实力的国家,但,难道你甘心偏安一隅,在穷山恶水间做一个草头王?难道,你就没有尽起雄兵,问鼎天下的雄心壮志?”言语之间,中年文士的双瞳当中有诡秘无情的异芒闪烁着,他轻轻得伸手前探,五指虚握,给人一种世间万物皆在脚下,只手便可掌控天下的雄心与霸意。

    眼前这个魔头,似乎隐隐可以探知到石应虎目前的处境,因此,他蛊惑石应虎,在这乱世之中自立为王,甚至兵锋指向,问鼎天下。

    “权力,是这世上最醇的美酒,得到它,你便可以名垂史册,你便是真真正正的大英雄,大豪杰。这大争之世,正是英雄辈出,草莽化龙的大好时机啊。”

    然而,无论中年文士的言语有多么蛊惑,神情意态多么富有感染力,石应虎的身躯依然渐渐的变化消失了。

    “……大争之世,说来豪迈,但说穿了,还不是众生涂炭,平民百姓受苦?大争之世到来,我躲不开,也并不畏惧,但让我为一已之野心,蓄意挑起战火……我每天做着喜欢的事,睡得安稳舒适,我若是听了前辈您的话语,恐怕便再也无法睡得安稳舒适了,以这样的低价,换一本不死七幻,我犯不上。”

    什么是幸福的人生?

    找一份喜欢的工作,每天工作八小时,找一个喜欢的人,每天爱她八小时,平日里不做有违良心的事,可以安稳舒适的睡足八小时,这在石应虎看来便是幸福的人生,现在他虽然还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人,但依然每天可以开开心心得度过十六个小时,只是有八个小时会略有些孤单落寞。

    但若是接受那名中年文士的提议,石应虎担心自己就再也睡不足八个小时,再也无法全心投入的好好练武了,为求一时之利益亲手毁掉自己的幸福,这样的事,若是做下,就实在是太不聪明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应虎当卧底当成南越老祖宗,不灭皇朝宗主的消息传回炎黄,这一次,不仅仅是师尊孤鸿子赵志诚是懵的,做梦都能笑醒,就连炎黄古国的国家领导人都是懵的,都是做梦都能笑醒。

    上一次遇到这么开心的事,还是安排了一个川建国同志前往美利坚,硬生生让美利坚失去了当世最强霸主地位,形成东西双强争霸格局,这一次虽然没有上次那般,是捡了天大的漏,但这一次对于炎黄古国来说是不无小补的,尤其是在这混乱的环球环境下。

    光荣虎王石应虎这个人,一心武道,国家忠诚度与民族忠诚度都很高,他在南越国一天,炎黄这边就可以在边境线上少驻百万军队一天,同时也可以更加放心大胆的往该国倾销武器,既提升南越国的整体军力,同时又更新换代已方武器。

    邻国国家领导人是已方的卧底,这种事恐怕纵观人类历史也没有出现过几次,当然,炎黄古国那边的智囊团,参谋部也并不是吃白饭的,在接到消息的同时也在迅速推衍着情报的真实性,石应虎忠诚度的维持期限,毕竟,人心易变,就算光荣虎王石应虎现在是忠心耿耿于祖国的,但在他尝到执掌至高权柄的滋味儿后,他要多久就会遗忘本国?

    经过一段时间心理测算之后,炎黄古国那边的智囊团,参谋部给出国家领导人一个答案:

    光荣虎王石应虎此人沉迷武道,重视亲情,即便执掌南越政权后受到腐化,只要已方措施得当,他也能保持近十年高忠诚度,只要已方不往外推人,石应虎极有可能统领南越国,形成炎黄古国的另类行省。

    为什么不直接成为下设行省?

    以现在的东西方形势,炎黄古国这边和南越合并,西方世界就得原地爆炸,国际舆论形势将会对炎黄极为不利。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