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站 > 其他小说 > 少女在独舞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计划赶不上变化
    凯莱曼并不是一个喜欢逃避的人,所以当爱丽丝给他打电话时这家伙并没有不去接听,事实上女孩这边的特别通讯频道才刚刚拨通,深夜羽翼号那边的联络就已经接通了。

    “凯莱曼你…………”

    “我是个白痴废物混蛋弱智神经病,我有罪,我认错,我恳请伟大的爱丽丝女王陛下给您最忠诚的仆人一点点解释的时间,毕竟你我都明白,计划是赶不上变化的,没有人能够想到所有的突发情况,即使作为天穹之翼的指挥官,我也是身不由己呀”。

    贵族少年的语速快极了,他的言语之中充斥着焦急与无奈种种“听者伤心闻者落泪”的情绪,虽然没有人知道这家伙到底是真的无可奈何还是只是在爱丽丝这边装可怜,但是必须要承认,面对像这样一个“认错态度诚恳”的人时,许多人都会生出“听一听解释再做决定也不迟”的想法。

    事实上伴随着整个风暴巨坑中的贵族被砍死大半,爱丽丝的耐心也确实回来一点了。

    “你再找死凯莱曼!你的解释最好不是把我当成小孩子糊弄,不然我可以保证你一定会为你的言而无信后悔的,不要忘记,你的“天穹之翼”不是艾尼雅拉帝国,你的“天穹之翼”可没有唯心限制器”!

    “…………”

    如果说前半句话还是一份简单的“抱怨”,那么从女孩口中说出的后半句话可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没错,“唯心限制器”的制作显然不仅仅是对无辜的可怜孩童施加刑罚那么简单,寻找“有天赋者”的手段、将扭曲的灵魂制作成“弹药”并发射的方法都是帝国的绝密,“天穹之瞳”的情报能力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探测到这样不可思议的机密内容,所以爱丽丝所说的“天穹之翼没有唯心限制器”的潜台词基本就是最后通牒一样的警告。

    要知道作为“魔法少女”,她可是最厌恶把活人当成工具的行为的,她可以接受与“朋友”的合作,但是她绝不能容忍自己和里奥被当成工具达成某些人不可告人的目的。

    现在通过凯莱曼纵横联合、收拢大公爵当做盟友的步伐来看,爱丽丝早就怀疑这个家伙是想像在诺姆凯奇星球上那样经营自己的权利了。

    “我会给出解释的,爱丽丝,你先不要冲动,我可以保证这场“暗杀”计划的提前是一个谁也不愿意看到的意外,毕竟你也许并不知道,就在三天前的晚上,“天穹之翼”真正的领导者、所有人都尊敬的领袖托维尔去世了,他的癌症早就到达了无药可救的晚期,他能活到现在全靠药物支撑,本来我还希望他可以再获得一次清醒的机会并借助成功营救菲奥娜家族的功绩把“天穹之翼”的领导者位置公开转交给我,但是现在…………”

    “现在托维尔没有经过最后一次“清醒”就死了,你的指挥官身份不但不能名正言顺,反而还会被怀疑成通过罪恶手段篡夺到的地位对不对?而且你还是前任的“诺姆凯奇”大公爵,“天穹之翼”的人对你的成见绝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消除的,所以你就决定把我的假期当成燃料用来点火?”

    “是的,我必须承认这一点,你很聪明爱丽丝,我确实正在面临着这样的困境,托维尔是带领“天穹之翼”度过了这个起义军组织最黑暗年代的领导者,他的个人魅力绝不是我一个才加入没几个月的贵族能够比拟的,现在他的突然死亡虽然完全处于意料之中,但是却很容易导致整个天穹之翼在帝国进军最高调的时间里群龙无首乃至分崩离析!我们不能让这个大家庭支离破碎呀,所以我现在必须提前发动战争,用针对一个“为富不仁的大公爵殖民地”的战火来转移大多数人的目光,用“为“天穹之翼”赢得一整颗殖民星球的功绩巩固领导者的位置…………这是政治的博弈,也是人心的博弈,事实上我根本没想到你会在这个时候请假,我别无选择,我……我…………”

    “反正总而言之,为了你的政治博弈和人心博弈,我的假期就这么泡汤了”。

    非常不愉悦的质问着通信另一端的凯莱曼,驾驶着反重力飞盘的爱丽丝已经快要指示小幽灵把四散而逃的贵族们杀干净了。

    由于大多数的尸骸都会缓缓飘落到风暴巨坑的底下,所以此时此刻放眼望去,空空荡荡的“风暴悬浮”平台上基本只剩下了几个被鲜血染红的飞盘而已。

    这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对于你假期的提前结束我很抱歉,毕竟我们总得抓住每一个难得的机会不是吗,可能你有所不知,东诺斯星球的军事大权并不是全部掌握在东诺斯家族手里的。在法理来说,除了东诺斯家族以外,任何人如果想要调动星际战舰升空都还需要另外两位“总将军”的现场签字才行…………东诺斯的星球防御网已经够麻烦了,为了让这场漂亮的突袭战成功,我们绝不能让东诺斯的两艘战舰在短时间内上天,所以我们策反了诺奇总将军,同时,你这边也可以趁着休假的机会杀掉斐科将军唯一的、最宝贝的儿子。

    斐科老将军有严重的脑梗和心脏病,据情报称他前一个月还秘密的进过一次重症监护室,听到这个消息后他是有很大概率因为悲痛心脏病发作的——其实按照本来的计划,你的任务应该是直接暗杀斐科将军才对,只不过托维尔的死讯瞒不住了,我们实在没有时间继续去找那个老狐狸的住处,所以现在把他这个张扬的儿子宰了也算是将就…………你肯定已经杀掉了那个叫做萨姆斯的色胚不是吗?能把他的尸体拍几张照片发过来吗?我有办法让斐科将军看到一两副照片,这可以好好刺激一下那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

    “…………”

    不愧是心狠手辣的大公爵,也不愧是能够一路走到今天的“新领袖”,当“幽灵使”突然的请假打乱了计划,当前任领袖的死亡把自己推上风口浪尖,看看凯莱曼应对突发情况时的几个想法吧。

    爱丽丝只想说…………

    这家伙也太混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