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站 > 穿越小说 > 我是全能技工 > 第231章 海军陆战队
    正式公文宋晨倒不敢用硬芯笔,那样相当于在挑战皇权。

    张顺看了下目录就一脸的懵懂,倒不是宋晨写的字太难看了,而是里面的内容太前卫了。

    张顺拖着‘小恩公’让他解释里面的条条款款,听了宋晨的阐述,他真的来了兴趣,立刻投入十二分的精力去研究。

    首先是新式军服,如此舒适、耐穿、便于清洗、看起来有精神,踏起正步来更有气势的制服,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

    他能从计划里就看到这些,因为宋晨的‘海军训练计划’里有生动地描绘。

    他立刻找到‘小恩公’,喊他预支一点钱,他亲自找到泉州一家大型的布庄,订制这种服装。

    宋晨发现自己彻底沦为了冤大头,现在他自己都垫了两千贯的钱了,向朝廷要银子的奏折都写了一箩筐了,无一不被搪塞而回,托辞就是等朝廷有宽余了,这次建衙的钱,会单独拔五千贯。

    去你的,连老贾似乎都吃准了宋晨是个有钱的冤大头,暗示他先贴补一点嘛,反正都这么有钱,气得宋晨起立拍桌子。

    哎,不管怎么样,各项筹备工作都在有序运作着。

    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一、立定,稍息。

    当宋晨穿着海军蓝进来时,这五百军士纷纷立定,行注目礼,宋晨说了几句勉励之言,鼓舞他们积极训练战斗技能,有铁一般的意志,上了战场能杀敌。

    别说经过队列训练,这些士兵踏起正步来还真有气势,队列训练也不知道是哪位先贤想到的,经过正步训练的军队似乎会有一种新的精神面貌。

    不但当中士兵能体会,连旁人都能感受得到。

    宋晨对军队的改造很彻底,各个方面都涉及,还要把被子叠成豆腐块,每天的个人卫生要做好,至于基础训练、体能训练、协同训练、适应性训练一应俱全。

    宋晨时常把一些话挂在嘴边,他们是特殊的军种,全称为大宋沿海军陆战队,在海上在陆地上都要有战斗力。

    这一回宋晨是下了血本的,上午的时间,他以普通士兵的身份参加训练,每一项训练都没有落下。

    他与这些大兵打成一片,不搞特殊化,洗自己的衣服,叠自己的被子,跟陆战队员一起吃饭。

    走秋千,一块木板在摇摇晃晃的,人要走在上面,不摔下来真是一件难事,在这一点上,宋晨比别人强许多,走几回后就找到了平衡感。

    这是海军训练的重要内容,秋千模防了海船颠簸的特性,在上面能够走几个来回了,证明平衡感不错,这在海战中十分重要。

    进行体能训练,每天长跑个十公里的拉力赛,宋晨自然也不落下,每回都跑得累得要死要死的,还好伙食方面跟得上,会得到很好的补充。

    跟着宋晨有一点可以保证,那就是给养,他甚至还研究了一下营养套餐,护膝护腕之类的事情,反正是从各个角度提升士兵生活的舒适度。

    宋晨关于铠甲是否有必要是持保留态度的,他说训练时暂时不用戴铠甲,目前他也不打算去向兵部申请铠甲(号外:即使申请多半也会被与其有隙的兵部尚书吕师孟驳回),不过负重训练还是有要求。

    目前他的研发重心是发展远程武器,铠甲的重量会影响士兵的灵活性机动性,热兵器时代铠甲基本淘汰了,他要把有限的精力投在更有用的事情上。

    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每一个士兵包括宋晨自己都感受了一种积极的变化,精神风貌焕然一新,体能也得到了提高。

    既然宋晨每天只用半天时间训练,那么他其它时间在干什么呢,那一点也没有闲着,收集蒲家的一切信息,他们家的账本,他们家的贸易线,他们家一切的黑历史。

    成果还是很丰富的,不过直接的证据不多,这些证据朝廷显然也是掌握的,有私军、私自进行海上贸易、有一个地下的市舶司、进行隐秘的海盗活动,但这些都不足以扳倒他们。

    这还远远不够,他必须找到更深更大的黑材料才行,比如蒲家勾结蒙古人的铁证,宋晨知道这只是他的猜想,现在他并没有打探到蒲家有通敌的证据,甚至连捕风捉影的一点传闻都没有。

    这让宋晨非常懊恼,宋晨知道这是能对付他们的唯一杀手锏,只有这样朝廷才会有决心处理这个半个割据势力。

    蒲家的人也不是笨蛋,泉州离蒙古很远,即使是大宋孱弱,似乎也不犯不着冒险勾结蒙古,试探大宋的底线。

    在原本的历史中,也没有直接的书面记载蒲家很早就与蒙古帝国有勾结。

    那应该怎么做呢,没有证据他可以自己‘制造’,不过宋晨还是不太喜欢这么做,这样栽脏嫁祸实在有点下作。

    不过没有办法,为了高尚的目的干点卑鄙的事情,在宋晨的生存哲学里,是可以的。

    “二位金刚,可知道临安陈家和泉州蒲家是怎么联系的?”宋晨知道皇城司两大金刚,肯定知道一些‘内幕消息’的。

    “嗯,蒲家派了一个家族子弟在临安,处理相关事务!”尚一刀听到宋晨的问题之后,开始正色起来。

    “对!”天山童姥还是那让人兴趣全无的姥姥音,声音底气有点不足,这很少见,这姑娘可从来没有因为她的声音自卑过,即使平时就此开一点‘残忍’的玩笑都不妨事,现在可一点不像她。

    “说一点我不知道的吧!”宋晨说道。

    客观地说,即使这一条线索,不是消息灵通之人也不定听说过,不过宋晨也下过苦功,这条他自己也打听到了。

    “晨子,你想听点什么?”天山童姥试探性地问道,声音还是底气不足的样子,这姑娘在为什么事犹豫。

    尚一刀在后面使眼色,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大汉眨着眼睛,跺着脚的样子,这画面感实在太强了!

    一刀,要做得这么明显吗,直接说不行不就行了,宋晨顿时很无语,这也太欺负他的智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