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站 > 都市小说 > 公子如兰,美人如玉 > 第一百零九章 一往情深
    朱阳镇,公子清浅的府邸。

    “公子!公子瑾阑的人已经开始动工修建草庐了!”含光走进了公子清浅的书房禀报。

    “他没亲自去?”公子清浅放下手里的简报皱起了眉头。

    “没有!”

    “他的心可真够大的!他可请了五行之人前往?”公子清浅抬眼看向含光。

    “不曾!只有他府里的管事途安带着工匠前往。”

    “继续盯着!”

    “是!”含光转身出去了。

    “公子!是不是他的夫人要生孩子了!所以他没有亲自前去?”姚童的心思颇为简单。

    “不会!”公子清浅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他知道公子瑾阑娶杨氏只不过是为了家族的利益!绝不会因此而怠慢了督建草庐的任务!

    “这不是更好!等他建得差不多了!我们就放一把火,让他白干!”炫飞叫着进来了。

    “找不到宝藏,我也难免会被皇上苛责!”公子清浅瞅了一眼炫飞道。

    “难道就让他抢了这功劳?”炫飞坐在了公子清浅的几案上。

    “功劳是三个人的!”公子清浅微笑着看着炫飞。

    “这么好整他的机会,你就不动心?”炫飞斜眼瞅着公子清浅道。

    “有人会下手!”公子清浅拿起的几案上的书简看了起来。

    “我说你怎么这么沉得住气!”炫飞伸手去拿公子清浅的茶杯。

    公子清浅用书简去打炫飞的手。炫飞的手顺势抓住了公子清浅手里的书简,另一只手去抢茶杯。

    “哎!你的茶在这儿呢?”姚童端着茶走了进来。

    炫飞站起身来接过姚童递给他的茶喝了。然后他转身坐在了公子清浅的身边。

    “有事么?”公子清浅看着直瞅着他的炫飞问道。

    “也没什么大事!我母亲给我找了个媳妇儿!我上你这儿躲两天!”炫飞摸了摸自己手上的那枚戒指。

    “有配得上你的姑娘是好事!”公子清浅放下书简认真地道。

    “姑娘长得是不赖!可就是看得我紧!我喝口酒她都不让!我还怎么活?”炫飞将手靠近了自己的眼前。

    “你可不许动杀机!”公子清浅最了解炫飞了。

    “那你想办法替我摆平这事儿!不然我可管不住自己!”炫飞咬着牙道。

    “她也使毒?”公子清浅很好奇是什么样的姑娘能管得了炫飞?

    “不会!但是会解毒!”炫飞将右手放在了几案上。

    “那不正好和你是一对儿?”公子清浅试着劝服炫飞。

    “我忍受不了她!你不帮我,她总有一天会死在我的手上!”

    “你不后悔?”公子清浅看得出炫飞是不忍心下手。不然他自己就摆平了,何必来求自己?

    “不悔!”炫飞闭着眼睛道。

    “好!我帮你!”

    公子清浅让炫飞在自己府上住上一段时间。炫飞乐不得如此!他这些日子差点被自己娘亲弄来的那姑娘折磨死!

    炫飞只在公子清浅的府邸逍遥了三日。他的那个未过门的媳妇儿便找上门儿来了!

    炫飞正和公子清浅在后园喝酒。含光来到后园说有个叫红花的姑娘来找炫飞。炫飞听了差点被刚喝到嘴里的酒呛到。

    “你暂且回避一下!”公子清浅让姚童撤下了炫飞的酒杯和筷子。

    红花一脸怒气地来到了公子清浅的面前。她见只有公子清浅一人,便指着公子清浅叫嚷:“还不把人交出来?”

    “哪里来的野丫头!还不拿下?”公子清浅喝道。

    刘涛从树上飞身而下。红花根本不是刘涛的对手。她被刘涛捉住了。

    “将她关在别院里不许出来!”

    “是!”刘涛押着挣扎着的红花去了别院。

    炫飞这才从树丛中走了出来。他坐在了公子清浅的对面用手去抓肉。公子清浅的筷子到了,吓得炫飞赶紧收回手臂。

    “你不会把她怎么样吧!”炫飞接过姚童递给他的酒杯和筷子问道。

    “她平时都喜欢做什么?”公子清浅皱着眉头看着炫飞。他的母亲怎么给他找了这么一个没规矩的姑娘?怪不得他要跑了!

    “也没什么特殊的爱好!就是喜欢红色的东西!也特别爱干净!”炫飞想了想道。

    “不喜欢什么?”

    “吃肥肉!照镜子!还不喜欢黑色!”炫飞仔细的地回忆着。

    “含光!听清楚了吗?”

    “明白!”含光按着公子清浅的意思给红花送去了黑衣服。每顿饭都有肥肉。他还吩咐人打磨了两个大铜镜放到了红花的屋子里。

    十天过后,公子清浅带着炫飞来到了别院。因为红花病倒了。

    炫飞进屋时,红花有气无力地道:“你放我走吧!我一定不会再出现在你家里了!”

    “好!一言为定!”炫飞咬着嘴唇道。

    “放人!”公子清浅说完就走出了屋子。炫飞赶紧跟了出来。

    红花的确遵守诺言,没有回炫飞的家。她回到了远在边关的婶婶那里。

    炫飞一回自己家就被母亲关起来了。公子清浅收到消息后摇摇头。这一次,他轻易出不来了。

    “公子!他的夫人早产!是个小公子!”含光递来一张喜帖。

    “搁这儿吧!”公子清浅头也没抬地道。

    含光走后,公子清浅打开了帖子瞧了一眼就放下了。

    他一手促成了公子瑾阑的婚事就是为了让他不再对柔心有非分之想。现在公子瑾阑有了儿子,公子清浅的心里却莫名地嫉妒起来。

    公子清浅原不打算去参加公子瑾阑儿子的喜宴,但是他后来改主意了。他要借此机会见见柔心。

    柔心没有出现在喜宴之上。前来贺喜二皇子和公子清浅心中均十分的疑惑。她去了哪里呢?

    公子瑾阑见公子清浅提前离席,便不悦地冲枫炎使了个眼色。

    枫炎悄悄地尾随公子清浅来到了前院。谁知他一眨眼的功夫,公子清浅不见了踪迹。枫炎情急之下四处寻找公子清浅。

    公子清浅在屋脊之上露出了浅笑。枫炎去了柔心的院子。但是他并未进去。

    暗中跟着他的公子清浅立刻意识到柔心的院子里有问题。于是公子清浅又回到了喜宴之上。就这样,公子瑾阑想借喜宴让公子清浅出丑的计划落空了。

    柔心带着舞姬们上场了。她虽然轻纱遮面,但是公子清浅一眼就认出了她。

    柔心一上场就看到了公子清浅。他今天一身白衣锦袍,人格外的俊美。舞场里的舞姬们都时不时地冲他抛出媚眼。而公子清浅的眼里却只有柔心一人。

    今天是公子瑾阑儿子的喜宴。而公子瑾阑却始终冰着一张脸。

    公子清浅随着舞曲的终结离席而去。枫炎根本找不到他的人。

    公子瑾阑得知之后,脸上的寒更重了三分。他知道公子清浅的轻功了得,于是他只能让枫炎看住柔心。而柔心也不见了!

    书客居阅读网址: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