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站 > 都市小说 > 侯府小哑女 > 第14章 是敌是友
    燕守战一直在拖时间。

    即便已经定下去京城的各项细节,定下了随从人员名单,每次丁常侍催促的时候,他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各种借口各种拖延各种敷衍。

    丁常侍着急上火,嘴角起泡。

    燕守战老狐狸,不地道啊!

    “侯爷何时动身前往京城,无论如何,今儿一定要给咱家一个准话。”

    燕守战哈哈一笑,劝酒,“丁公公喝酒!喝酒莫谈正事。”

    丁常侍脸色一沉,朝京城方向拱拱手,“陛下正在宫里等着侯爷和夫人,侯爷却一味拖延时间,意欲何为?莫非侯爷想要抗旨?”

    燕守战眼睛一眯,似笑非笑,“本侯乃是陛下的臣子,岂敢抗旨。这么大的罪名,丁公公往本侯头上按,本侯倒是要问一句丁公公意欲何为?莫非陛下派你传旨是假,打探本侯虚实是真,以便给本侯安插一个莫须有的罪名?”

    丁常侍感觉到恶意,甚至是杀意。

    浑身冷汗一冒,瞬间清醒。

    这里可是燕家的地盘,燕守战杀了他,找个借口敷衍过去,宫里一时半会也奈何不了燕守战。

    丁常侍紧握酒杯,青筋暴突。

    “关于圣旨,侯爷如何打算,还请实言相告。无论如何,总得给一个说法。长久拖延下去,对大家都没好处。”

    丁常侍借台阶而下,又不轻不重地提醒对方。

    别乱来。

    朝廷不是吃素的。

    你燕守战敢乱来,朝廷迟早会收拾你。

    燕守战笑了笑,“本侯知道,丁公公着急了。出京这么久,一定甚为想念宫里。然而,本侯实在是走不开啊!军营千头万绪,处处都需要操心,本侯是一日离不开。”

    什么意思?

    丁常侍一脸懵逼。

    他放下酒杯,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咱家要是没理解错,侯爷是要抗旨不尊,不进京?”

    燕守战,你好大的胆子。

    竟然敢公然抗旨。

    丁常侍内心疯狂怒吼,面上却要不动声色。

    太为难他。

    燕守战放声一笑,一副爽朗好儿郎,没心机粗汉子的模样。

    他一本正经地说道:“那能呢!本侯岂能抗旨不尊。陛下在圣旨里说,对内子甚为想念。本侯想着,不如就由内子代替本侯前往京城。内子嫁给本侯二十年,同样十分想念京城的人和物,这回赶上机会,正好一解内子思乡之苦。”

    丁常侍笑了。

    燕守战,你行啊!

    抗旨不尊,还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他提起酒壶,给酒杯满上。

    “咱家敬侯爷一杯,侯爷浑身是胆,咱家佩服!咱家先干为敬。”

    说完,仰头喝掉杯中酒,喝完还不忘亮一亮酒杯,酒杯已经见底。

    燕守战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丁公公好酒量!来人,给丁公公斟酒!”

    丁常侍再次端起酒杯,“这一杯,还是要敬侯爷。咱家盼着侯爷事事顺心,宫里和朝廷不追究侯爷抗旨不尊的罪名。”

    “此言差矣!”燕守战挑眉一笑,“本侯和内子,夫妻一体。她可以全权代表本侯。朝廷和陛下有任何吩咐,尽管告诉内子,她会替本侯做主。”

    丁常侍闻言,先是一愣,紧接着哈哈一笑。

    “听侯爷这番话的意思,尊夫人还能做侯爷的主?”

    “那是当然!”燕守战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丁常侍似笑非笑,“如果朝廷要求侯爷裁军,尊夫人也能做主?”

    燕守战呵呵一笑,“本侯相信,朝堂诸位相公,绝不会做出自毁根基的决定。同理,本侯也坚信内子不会答应朝廷的无理要求,我们夫妻一体,她一定会为本侯多方争取。”

    丁常侍喝下杯中酒,“侯爷凭什么认为,朝廷不会追究侯爷抗旨不尊的罪名?靠尊夫人一人化解朝廷的不满,侯爷未免将事情太过简单。咱家劝侯爷还是遵从圣旨,赶紧启程前往京城面圣。这可是难得的殊荣,侯爷可别误了大好前程。”

    “哈哈哈……本侯的前程就在幽州,就在上谷郡。京城,有内子代替本侯前往,足矣!丁公公若是不满,尽管进京告状。”

    说完,燕守战拍拍巴掌。

    亲卫得令,抬着一个小箱子进来。

    箱子打开,一箱子金光灿灿的黄金,闪瞎人眼。

    丁常侍心头一紧,呼吸明显急促。

    他眯起眼睛,“侯爷此举何意?”

    燕守战成竹在胸,“丁公公收下这份礼物,既往不咎,我们都是朋友。以后,每年本侯都会派人孝敬公公。当然,陛下那里,还望公公替本侯美言几句。若是丁公公视金钱如粪土,不肯收下这份礼物,那么只能委屈公公继续住下来。”

    丁常侍望着一箱子黄金,呼吸不稳。

    好半天,他才回过神来,“侯爷是在威胁咱家?”

    “此言差矣!本侯是在和丁公公交朋友。”燕守战脸皮足够厚,这话说得连他自个都要相信了。

    这么一大笔黄金,若非真心,岂能拿出来。

    他可是真心交朋友。

    看见他的双眼了吗?

    多么真诚啊!

    丁常侍盯着一箱子黄金,眼睛挪不开。

    他舔了舔嘴角,“若是咱家不肯收下,侯爷就要扣留咱家?”

    “哈哈哈……交朋友贵在真心。如果丁公公和瞧不上本侯,本侯这里有一份奏本,明儿就可以派人送往京城,请陛下过目。”

    说完,燕守战将奏本扔给丁常侍,让他看里面的内容。

    奏本里面的内容很不友好。

    因为这是一本弹劾奏章,弹劾丁常侍以及从属为非作歹,为祸地方,插手军事,十恶不赦,当斩。

    棍棒和甜枣齐齐上阵,还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果然够无耻。

    丁常侍脸色铁青,捏着奏章,怒斥道:“全是污蔑。”

    “京城谁能知道这是污蔑?本侯说你们干了这些遭人恨的事,就一定干过。就算朝廷派人来查,也查不出丝毫问题。”

    燕守战分明是仗着地头蛇的优势,要搞死丁常侍以及他的从属。

    说完威胁的话,燕守战表情一变,带着一脸善意,“要是丁公公愿意和本侯交朋友,这一路开销,本侯包了。以后每年逢年过节,必有厚礼赠送。”

    丁常侍一手拿着弹劾奏章,一边盯着一箱子黄金。

    该往左,还是往右?

    心,扑通扑通乱跳,快要跳出嗓子眼。

    他咽下一口唾沫,终于做了决定。

    他放声大笑,亲手撕烂弹劾奏章,“侯爷诚心诚意交朋友,咱家恭敬不如从命。谢侯爷看得起咱家,愿意交咱家这个朋友,咱家岂能不知好歹。侯爷放心,陛下那里,咱家一定会不遗余力替侯爷说项。”

    燕守战仰头大笑,“哈哈哈……本侯就知道丁公公值得结交。来人,斟酒!今儿本侯要和丁公公不醉不归!”

    ------题外话------

    辣鸡潇湘,第14章定时更新,页面竟然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