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站 > 修真小说 > 我又被夺舍了 > 第147章 问心无愧
    盛望泞这个人传言之中,性格不是很差,但是总也不是一个很容易就接近的人。

    至少在包括周星晗在内的不少人,是没有太多的机会,能够和盛望泞熟识的。

    他们都没法接近盛望泞,更别提眼前的林源了。

    周星晗看着林源,望着眼前一脸笃定和平静的少年,虽然脑子里面一百万个不相信,但是周星晗在这一刻,莫名的居然希望眼前的林源,讲的是真话。

    但是那可能吗?

    “你看看,星晗,他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当着我们的面撒谎,这人不简单啊。”

    “是的啊,本来我看他的样子,还以为他是一个很老师的男孩儿,但是没想到啊没想到,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旁边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话。

    见着林源被挤兑,孙茜尤的心底早就乐开了花。

    她望着林源,希望从林源的脸上看出来几分的窘迫,但是一眼看过去,让她失望的是,眼前的林源,满脸的平淡。

    对他而言,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的样子。

    这让孙茜尤不免眉头一皱,心中微有不爽。

    “星晗,你说呢?”

    那边的贺洋抓住机会。

    他见着周星晗此刻愣愣呆呆的朝着那边那个小子看过去,眼神中很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这让贺洋颇有些吃醋。

    “咱们都是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了,我贺洋不相信这个小子,但是我相信你。”

    贺洋说到这里,声音一顿之后,继续开口:“你说说看,你觉得你这个朋友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觉得他说他认识盛望泞,还被盛望泞专程派人开车给接回了家去这个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

    “只要你说是真的,我贺洋不管其他,立马就信了!”

    贺洋一副慷慨激昂的样子,他说这个话的时候,目光更是一瞬不瞬的看着那边的周星晗。

    “没错,贺洋说的对,来,星晗你说,你觉得他说的是真话,我们就相信他的话!”

    “是啊,我们不相信这个小子,但是我们相信你,虽然你也可能会被这个小子给骗了,但是没关系,只要你觉得他没说谎,我们就觉得他没说谎!”

    旁边几个人在贺洋一席话之后,一个个叫嚷了起来。

    他们的视线悉数落在了周星晗的身上。

    “我……”

    周星晗面色一怔,正好是迎上了林源的视线与目光。

    林源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看着她。

    周星晗内心深处,天人交加,她看着林源,迟疑了许久:“林源,你应该不认识盛望泞的吧?”

    “不认识她,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因为我和她也不是很熟的。”

    周星晗试图用话语帮着林源解围。

    在她看来,就算是这个时候违心的说林源认识那个盛望泞,等到待会儿盛望泞真的来了的话,那该怎么办?

    谎言终归是谎言。

    好在现在周围的人也不算是多,不至于闹得整个酒吧的人都知道。

    “你看看,星晗说你不认识你就不认识,你承认了不好吗?”

    贺洋听着周星晗的话,立马笑着开口,看向林源:“我说你这个哥们是真的有点意思啊,什么时候装大尾巴狼不好呢,非得在这个时候装。”

    “在我们面前,您装的不累啊?”

    他说着话,一副鄙夷与嘲讽的笑容,望着那边的林源。

    “贺洋,你怎么能这么和他说话。”

    周星晗脸色一变,当即急了起来,就想要阻止。

    她的本意是希望把这个时候揭过去,本来就是为了不把事情闹大,以免林源沦为全场的笑料。

    但是现在看来,情况似乎并没有向着她预想的方向去发展。

    “来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一个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强服务生啊!”

    没成想,贺洋一步上前,周星晗被她身旁的另外两个朋友拦住。

    而贺洋此刻高声的朝着整个酒吧喊了起来。

    这个时候,酒吧里面已经来了一批人。

    大都是二代。

    听到贺洋的话,一下子,就让周围不少人将目光放了过来。

    “这哥们!”

    贺洋指着林源,朝着所有人笑着开口:“他是这里的服务生。”

    “但是他刚刚居然和我说,他认识盛望泞!”

    “非但如此,他居然还说,盛望泞派人开车接他去了她的家!”

    “你们说这话可笑不可笑了!”

    “在场的有没有盛望泞的朋友,帮着我认一下,看看这哥们是不是面熟,是不是盛望泞的朋友啊?”

    贺洋话才落下。

    “哈哈,扯淡呢吧?盛望泞是什么样的存在?怎么可能有他这样的朋友?”有人端着酒杯,靠在椅子上,望着这边笑着。

    “我看他可能就是得了妄想症,居然幻想着盛望泞会是他的朋友?简直就是可笑!”一个女人翻了个白眼,满脸不屑。

    “我和望泞认识很多年,但是从来没有见到过她的身旁,有这么一个小子存在,我看这个小子,根本就是一个死要面子的傻子吧?”

    一群人望着林源的脸,话语之中,丝毫不加以掩饰的鄙夷。

    盛望泞对于在场的大多数人而言,都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毕竟,盛世地产摆在那里摆着,加上盛望泞本身就不是很爱交朋友的人,她对大都数人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怎么样,有没有感觉挺丢人的?”

    孙茜尤听着周围的话语声,很是满意。

    她笑着看向林源,满脸都是长辈教导小辈的神情:“我告诉你,做人,需要脚踏实地。”

    “你不要总想着给你自己扯虎皮,拉大旗的。”

    “你也不看看你是怎么样的一个东西,居然还幻想着可以和盛望泞做朋友?”

    “你怕是不知道,盛望泞的父亲是盛世地产的董事长,她家里面的钱,是你这辈子都无法想象的。”

    “你就没有感觉到一点点的丢人?”

    孙茜尤看向林源,双手环臂,满是讥讽。

    “我真的认识她,我也没有撒谎,为什么要感觉丢人?”

    林源摇头:“别人怎么看待我是别人的事情,我自己问心无愧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