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站 > 都市小说 > 头狼 > 2141 醉
    和一个酒量超级好的人对饮,最后的结果肯定是被干多干吐。

    毫无疑问,我今天就碰上了一个这样的酒徒,活了二十多年,我还是头一回见着有人洋酒掺啤酒,红酒兑白酒,最后喝完还直龇牙说是劲儿太小的横主。

    最关键的是连城绝对不是装的,我都已经喝的看东西直晃悠,他居然屁事没有,仍旧口条子十分利索的跟我谈笑风生。

    差不多一个来小时左右,当连城第四次吆喝侍应生进来送酒的时候,我大着舌头按住他胳膊念叨:“城哥,你跟我说句实话,你是不是有啥喝酒秘方啊?瞅你怎么一点事没有呢。”

    “喝酒哪有什么秘方,我就是从小就爱喝罢了。”连城哈哈一笑,抬起手臂朝着侍应生道:“再给我来一打啤酒,两瓶伏特加。”

    听到连城的话,我慌忙喘着粗气恳求:“哥哥,真喝不动了,再喝我得吐,放小弟一条生路吧。”

    连城豪爽的回应:“没算你的,我要这点酒是打算跟你那几个小兄弟认识认识,他们是在隔壁房间吗?”

    我微微一愣,没看明白连城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咳嗽两声道:“不用那么麻烦,我喊他们过来就成。”

    “我这个人从来不跟朋友摆谱,咱俩今天既然正式变成朋友,那你这帮小兄弟也就全是我的朋友。”连城拍了拍我肩膀道:“当朋友就得互相给面子,你没让他们进来是给我面子,我过去碰头是给你面子,日子还长,以后咱们慢慢处。”

    说罢话,连城笑盈盈的背手朝包房外走去。

    盯着慢慢合上的房门,我心里头涌过一抹很难以言表的情愫。

    齐叔过去总说,不论身份高低,人活其一世,无非一张脸面,说白了就是能不能被人尊重,我大大小小也来了几趟京城,见过不少马征的朋友哥们,但我还从未在那帮纨绔的眼中看到过丝丝尊重。

    即便是马征,别看他跟我有说有笑,其实我知道,他骨子里同样看不上我们这类下九流的泥腿子,不过是有些事情需要我帮忙,所以他才不得已装出那副客套。

    平心而论,我们现在也算混的有模有样,但真跟马征这号投胎就是vip,打小含着金奶嘴的豪门子弟站一块,还是会禁不住的自卑,跟别的都没关系,就好比乞丐碰上了富豪,即便乞丐碗里的残渣剩饭不是那位富豪给的,但仍旧会对富豪保持敬畏,一种很奇特的畸形心理。

    可是就在刚刚,我竟然从连城的眸子里看到了真正的尊重,没有丁点作假的尊重。

    尤其是当这份尊重还是出自一个等级、段位都比我高很多的人眼中,我内心深处的动容可想而知。

    坐在原地沉默几秒钟后,我点燃一支烟,结果没抽两口,就感觉肠胃一阵阵痉挛,我忙不迭爬起来拽开包房门就往出跑。

    一路跑到卫生间,连东西南北都来不得分辨,我趴在洗手池旁边就“呕”的一声吐了出来。

    猛烈的酒精刺激着我本来就不算太好的肠胃,搞的我是既难受还晕乎,一点不夸张,我现在脑子里门清,但感觉四肢好像已经不受支配了,连吐了八九分钟,我才扶着墙壁晃晃悠悠的往回走。

    而此时,我看东西已经完全变成重影,脚踩在地上都感觉软绵绵的,好像是在腾云驾雾一般。

    费了老大劲儿,我才摸回到包房里,耷拉着脑袋直接往沙发上一坐,闭上眼就准备打盹,耳边传来女声唱歌的声音,我估摸着可能是马征他们回来了。

    “诶朋友,醒一醒哈”

    刚进入迷糊状态,旁边就有人推搡我肩膀。

    “别特么捅咕我。”我不耐烦的摆开搡推我的人,瓮声瓮气的念叨:“喝喝不动了,容我歇会儿。”

    旁边人声音很大的在我耳边喊叫:“哥们,你进错房间了吧?”

    “啊?”我迷瞪的昂起脑袋,扫视一眼周围,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多出来八九个人,有男有女,只不过炫目的镭射灯猛烈闪烁,晃得我根本看不清那些人的模样。

    相信喝醉过酒的朋友应该都能理解,就是当你喝的五迷三道时候,会固执的觉得自己说的做的全是最正确的,我此刻就是这种状态,固执的认为自己一定没有走错屋子,尽管我也不知道这份自信究竟从何而来。

    瞄了眼四周,我再次低下脑袋哼唧:“别闹,让我睡一会,把音乐声关小点好使不?”

    “谁他妈跟你闹呢,出去!”我旁边一个剃着锡纸头,年龄不算太大的青年直接一把薅住我的衣领往起拽。

    我虽然喝多了,但不是一点意识没有,被人薅住脖领,我当时也急眼了,看都没看直接抬起胳膊一拳头就砸向那小子的脸蛋,同时扯着喉咙骂咧:“老子睡会怎么啦,你吵吵个鸡八”

    拉扯我的青年,被我一拳头砸了个踉跄,嗷的一嗓子蹦起来,挥舞着胳膊就喊:“妈的,敢打我,给我干他!”

    包房里剩下的几个家伙纷纷抄起酒瓶子。

    “去尼玛得!”我抬腿一脚踹在那小子身上,结果腿还没伸直,我身体就失去平衡,咣当一下栽倒在地上,谁知道倒下的瞬间,我鼻子刚好磕在茶几角上,鲜血一下子喷涌而出,疼的我“哎哟哎哟”呻吟起来。

    估计是看我流血了,那帮暴躁的家伙顿时间停下动作,而我此时彻底迷瞪了,只知道脸上全是血,想爬又爬不起来,索性躺在地上发出杀猪似的“啊啊”喊叫。

    就在这时候,我听到有人出声:“明天是小高大喜的日子,咱们别惹事,况且一个酒懵子而已,把他推出去得了。”

    接着感觉有两人将我的胳膊架了起来,动作粗暴的朝包房外面拖。

    “诶,你们等一下,我好像认识他。”隐约中我听到有道女声,我眯缝着眼睛昂了昂脑袋,只看见一个梳着大波浪的女人杵在我对面,抻手轻轻推了推我胸脯出声:“你是王朗先生吗?还认识我吗”

    “我想睡觉,别跟我说话行不”我摇摇脑袋喃呢。

    这一摇头不要紧,本身就快爆炸的脑袋瞬间“嗡”的一下子。

    我的喉咙一阵发痒,接着“哇”的一声直接喷吐出来,再然后就直接失去了意识。

    “真他们恶心,赶紧给他弄出去”

    “操他妈的,碰上个神经病!”

    “大哥,怎么回事啊?”

    “哥,谁动的你啊?你怎么满脸是血”

    “马勒哔,谁他们动手打我大哥得”

    在我晕厥前的最后几分钟,我能听到耳边七嘴八舌的说话声,以及吵闹和喊叫。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抬出的包房,而我刚刚所在的房间里已经“噼里啪啦”的打砸声连成一片,男人的咆哮,女人的尖叫,让我本就昏昏沉沉的脑袋变得更加迟钝。

    “打我,狗日的打我,给我干他们”我大虫子似的在地上蠕动两下念念有词,然后有人搀起我胳膊,声音洪亮的厉喝:“妈的,这屋里有一个算一个,全部不准走,敢碰我连城的朋友,你们真是活拧巴了。”

    我咧嘴嘿嘿傻笑两下,脑袋一歪,彻底睡着了。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嗓子又干又疼,脑袋更是疼的几乎要爆炸,好不容易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好像是在一间病房里,刺鼻的消毒水味道,熏得我禁不住连打几个喷嚏。

    我昂着脑袋看看左右,竭力回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在我记忆中好像只记得连城要去跟四小只碰杯,然后我想吐,跑出了包房,剩下的就完全断片。

    “嘶怎么这么疼呢。”挪动两下身体,我抬起胳膊看了一眼,发现手臂上全是淤青,还有两条刚刚缝合好的伤口,止不住倒吸两口冷气,随即自言自语的呢喃:“难不成喝多了,跟人干起来了?”

    “哒哒哒”

    我正自我念叨的时候,病房门被推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拎着一大堆水果和营养品推门走了进来。

    看清楚她的长相,我愕然的张嘴:“康小姐,你怎么会”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