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站 > 玄幻小说 > 神的游戏之我是星球的远大意志 > 第七百九十三章:制霸南疆(十九)博弈
    摘自《旧制度和大革命》

    “……虽然在近来的文学作品中,洛林要么是启蒙者笔下心如蛇蝎的美艳妖妇,要么是旧贵族笔下不知世事崇尚文学的温柔贵妇,但是历史显然比单纯的脸谱化角色要复杂的很多。”

    “洛林错误判断了形式导致‘九月起义’的爆发,但是在起义爆发以后,洛林却做出了至少是我想不出更好方法的抉择。”

    “很多反对洛林的旧贵族觉得,洛林这个愚蠢的女人不抛弃巴蒂罗斯逃出去,简直是导致塞利提三世最后死于非命的罪魁祸首,但是从秋收之后各地对临时议会的抵制,显然让洛林意识到,自己的统治并不得人心。”

    “这时候,还位于巴蒂罗斯,还位于王宫中,是塞利提三世最后正统的象征,一但将这一层身份给抛弃掉,塞利提三世并不是法乌提二世,经济危机也使得他威望所剩无几,再抛弃掉首都,那便是荡然无存了。”

    “可是在不逃出首都的情况下又该如何应对‘九月起义’呢?又有一些启蒙者认为,洛林随后既不坚决镇压又不与改良同盟和谈这种蛇鼠两端的态度,导致既没能迅速处理掉起义,也没能迎合起义,显示出她是一个色厉胆薄的女人,并导致了塞利提三世的死。”

    “而我认为这也是错误的猜测,因为在某些情况下,蛇鼠两端并非犹豫的表现,而是经过对政治局势谨慎试探之后所反应出来的结果,就比如这次。”

    “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我们要回答一个问题,那就是当时巴蒂罗斯附近有几个军事力量?”

    “有4个,基本被缴械而失去战斗力的第三军团,改良同盟组织战斗力较差但最有战斗精神的民兵,本应该守护巴蒂罗斯的城防军,以及塞利提三世最可靠的王家禁卫军。”

    “第三军团早就失去武器,军官也被在远处软禁,再加上事发突然,以及三个月的冷遇,早就让这个军团失去了基本的战斗力,可以被排除在外,因而‘九月起义’,其实就是民兵、城防军和王家禁卫军三方势力的博弈。”

    “在这种情况下,洛林的处置策略,是让他的哥哥多凡越过洛林,对城防军下令镇压‘九月起义’。”

    “传统一些解释认为,这是洛林色厉胆薄的体现,即愤怒‘九月起义’的她既想将起义给镇压下去,却又不敢沾染上屠杀起义者的名声,所以指示她的哥哥越过自己,下令城防军镇压‘九月起义’。”

    “可是这么做的结果,就是城防军没有接受正规手续因而思想混乱无法出兵,起义者又恼怒洛林镇压起义,最终导致洛林夫妇的死亡。”

    “然而这些解释都没有仔细分析城防军在接到命令以后的行动,从而草率的得出这样的结论。”

    “要知道,多凡是洛林的亲哥哥,也是洛林最信任的人之一,他几乎可以代表洛林本人的任何意志,去资料馆查阅史料,你可以发现无数多凡无视正规程序胡作非为的史料,而这些事后都被洛林所承认。”

    “因而多凡此时的行动就可以代表洛林本人的意志,我相信这一点不少人也相当确信,甚至就连那些传统解释也在他们的论据中声称,多凡是洛林意志的代表,虽然他们的结论是这证明了洛林对起义的镇压态度。”

    “然而我们再看看,这份可以被当做是洛林态度的命令传达到城防军那里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呢?目前可查阅到的是有七个支队奉命行动,可是三个支队在出发前就发生内讧,两个被其他中立支队所牵制,最后实际参与镇压的只微不足道的三个支队。”

    “并且在民兵打到武器库的时候,守卫武器库的城防军更是发生哗变,坚固的堡垒没有经过多少战斗,就对起义者们放开了大门,一如‘六月起义’一样。”

    “当时包括希艾烈在内的这些人,都声称这是因为城防军心慕改良的影响,然而真的是这样吗?接下来我就列出一些人的资料,这是我们收集到的当时参与哗变的城防军军官资料……”

    “……从这些资料我们可以看出,这些军官并非心慕改良的人,甚至和我父母一样,在后来都是对改良极度厌恶的死硬派分子,所以他们的指示者就无需多说,毫无疑问是黎溪匿这一派人所支持的结果。”

    “……所以我认为,洛林真正的图谋是等待城防军的结果,如果城防军会响应她的命令,那她就会下令王家禁卫军参战,从而彻底解决准备议会,但是如果连城防军都不可靠的话,那洛林就准备妥协。”

    “事实上这一策略造成很好的效果,事实证明城防军已经失控,于是洛林转向暂时妥协的态度,并安排多凡立刻出逃,而并非洛林亲自下令的结果,也让准备议会与洛林都有下台的借口。”

    “更重要的是,由于王家禁卫军没有出手,导致洛林成功保留下一支仍然忠诚于塞利提三世的军队,这给之后的政局造成很大影响,其中之一无疑是让塞利提三世的寿命变得更长了。”

    在后世诸多史学家有关洛林在“九月起义”中反应心态的猜测里,托克维的猜测是最贴近的一个,当看到自己基本使唤不动城防军以后,洛林的心顿时就拔凉拔凉的,意识到镇压以控制局势就是死路一条,因而决定抛弃临时议会而与准备议会妥协。

    于是王家禁卫军关闭城门不出去与民兵发生武装冲突,仅有三队城防军与民兵交战,这点微小的人数,再加上没有看到支援,因而很快就士气跌落谷底而崩溃,民兵轻松夺取武器库。

    只是洛林谨慎是很谨慎,对于她这种上等人来说,牺牲三队下等城防军来试探出城内的局势,是相当合算的买卖。

    然而人心终究还是存在的,过于耍弄计略,让他失了原则,随着那三队城防军的崩溃,也让更多人看出洛林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怨恨的种子就这样落在土里,成为最后勒死洛林一家的麻绳。

    城防军微不足道的抵抗崩溃以后,民兵汇聚到王宫城下,要求塞利提三世等人出来对今日发生的事情做出解释。片刻之后,许久未见的塞利提三世伴随着夕阳的落日,终于在洛林的搀扶下再次出现在城墙上。

    不管私下里如何腹议塞利提三世,当这个万人之上的统治者出现在城墙上时,广场上顿时寂静无声,等待着塞利提三世的回话,而塞利提三世则紧张的想要去看洛林寻求安慰,被洛林掐了胳膊才暂时冷静下来,按照洛林交代好的说辞去念。

    “各位子民们,我是你们的统治者,来自荣耀的帕尔森家族,奉高山之神成为合众总统的塞利提三世!”

    民兵们放下武器,仰着头等待塞利提三世之后的训话,这也是决定他们今日行为合法性与否的关键,不过有了“六月起义”的经历,民兵们至少不会像上次那样认为自己是在造反而忐忑不安。

    果然,塞利提三世只字未提他们是在“造反”,反而是在承认自己的错误,声称自己被洛林的兄长多凡给蒙蔽了,临时议会是他搞得,甚至下令城防军镇压民兵的命令也是多凡指示,因而这一切都是误会啊。

    这套说辞希艾烈这些人信吗?他们又不是三岁小孩怎么可能信这些,比如临时议会这么大的事情没有塞利提三世首肯怎么可能,再比如多凡几乎可以算作洛林的影子,他敢干这件事肯定是出于洛林的授意。

    但是为什么要说真话呢?把这些话给爆出来,只会让双方都下不了台,就算说出来怎么样?难道民兵们还要打进王宫吗?那样就真的是造反了,议长黎溪匿会在拍手大笑之后调集军队进入巴蒂罗斯,以平叛的命令处决掉战败以后。

    所以借着这个台阶顺驴下坡是最好的选择,因此改良同盟没有几个领袖相信塞利提三世的说话,但是在这一刻他们都假装自己相信了塞利提三世的说法,于是“九月起义”到此宣告结束。

    “九月起义”已经结束,塞利提三世在城墙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解散临时议会,承认准备议会的合法性,这意味着除非塞利提三世想要丢掉自己一切政治威望,否则已经不可能反悔。

    那么之后政治斗争的焦点,就从迫使塞利提三世承认准备议会,转到应该要让临时议会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于是改良同盟决定在10月2日召开准备议会第四次大会,以探讨这个问题。

    至于为什么要空出将近一周的时间,这是因为在准备议会第四次会议召开之前,改良同盟也需要自己统一思想,以及处理在全国各地建立分会联盟的事务。

    是的,随着改良同盟在巴蒂罗斯取得胜利,引起了其他各地启蒙者的好感,而改良同盟内部成员也不乏来自天南地北的人,因而他们都授权家乡同道人组建改良同盟在当地的分会,以将改良同盟的影响力打出巴蒂罗斯。

    此外就是改良同盟对准备议会第四次会议将要走什么道路进行的探讨,主体而言改良同盟成员都支持以财产选举权取代血统选举权,但是在更具体的问题上,以希艾烈和季伟罗为首的双方爆发了激烈的争论。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